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云川争霸】(15)【作者:HDN先生】
【云川争霸】(15)【作者:HDN先生】
字数:93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5)榨汁女警

  黑龙走到北城树林附近,到了那棵做了记号的树前,看着树中间的那个洞,还有树边地面上的那个若隐若现的方块,便知道出事了。但对他来讲,还有更大的问题,那就是那枚戒指已经不在左手中指上了。

  「叶心逐那个混蛋!」黑龙面无表情,但是双手早已握紧了拳头,指关节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几乎在整个树林都听得到。三个小时前,黑龙和赤虎叶心逐的大战持续了八分钟左右,由于战况激烈,戒指也在混战中脱手了。对黑龙来讲那枚戒指十分重要,就连黑猫他都没让碰过。

  他弯下腰,五指张开在那个方块的形状往下轻轻按了一下,随着一阵嘎啦嘎啦的响声,那片土地从中间开了一个正方形开口,里面是一个木柜,一颗青绿色的多菱石块正安详地躺在那里。黑龙把它拿出来,放在手里搓了搓。

  「看来还是不行!」黑龙叹了口气,把石头丢到了一边。

  「怎么了?」这时候乌鸦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东窗事发了!」黑龙转过身黑乌鸦看了看自己的左手,继续道:「还有就是,黑猫出事了,恐怕遇到了大麻烦。」「看来不是小事,说正经的吧!有个消息我想应该告诉你。」「什么消息?」「有一个女警,没有任何伶能,但她,进了永夜城。」「你说什么?」黑龙瞪大了眼睛,追问道:「哪个女警?在哪?」乌鸦将之前的见闻一一讲给了黑龙,黑龙听了乌鸦的描述之后,仿佛松了口气一样。

  「蝎子呢?」「和炽鲨,还有云海四枭在一起搜查女帝呢!」乌鸦答道。
  「那就让他去处理这件事吧!」黑龙仰头看了看夜空中的那轮明月,心中思绪万分。

  「猫为什么喜欢看着月亮发呆啊?」燕冉坐在餐桌边上,看着窗外一只正盯着月亮看的黑色猫咪。

  「不知道。」宗离喝了一口馄饨汤:「可能是在面月思过吧!」「切……笨蛋!」燕冉拍了一下宗离的脑门:「据说猫咪喜欢盯着月亮看是因为月亮看起来像是它的眼睛。」「还有这种说法啊?」宗离想到夜白此时还联系不到,心里又多了几分紧张,但他还是相信夜白自己能够化险为夷。

  「我看你自己应该好好反省一下自己了。」燕冉撅着小嘴对宗离说着,去咬了咬豆浆杯的吸管。

  「我是应该反省一下,我那群哥们儿们都在忙正经事,而我在泡警花。」宗离双手抓着头发,竟然把自己都给弄笑了。

  「哼!」燕冉在下面用脚踢了一下宗离,看燕冉现在的样子,似乎已经忘记刚刚见到横尸遍地的情形了,也可能是她想尽可能忘记吧!不过宗离倒还是很佩服燕冉,一般的女孩子见到那么多死尸应该会晕过去,看来女警察的确是不一样。
  「不过,是什么人干的呢?」宗离这样想着,不知不觉就陷入了沉思。
  「你好,先生,三十分钟前有人给你留一封信在这里。」沙县小吃的伙计递了一封信给宗离,宗离打开那封信才知道是乐合留下的。

  「我得去一趟北城郊外的河边了。」宗离站起身。

  「带上我好吗?」「废话!」宗离没好气地回答道:「世界上怎么会有女人这种倒霉的玩意儿?」

  北城郊外虽然没有什么路灯,但是凭借城里充足的灯光,足以将这里照亮,但那条河看起来却十分诡异,黑色的水,水流湍急,让人不敢接近。

  宗离走到河边盘腿坐好,下意识去伸手摸手机,这才想起来手机在和鲛皇孙战斗的时候已经掉了。

  「你有手表或者手机吗?小冉。」燕冉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嗯!四点三十二分,不过这地方现在是白天还是晚上啊?」「反正白天晚上在永夜城都一样,毛区别都没有。」宗离站起来呼了口气:「我们好像来早了,约的时间是五点五十分。」「什么?」燕冉从后面踢了他一脚:「你足足早了一个多小时!」「怪我了呗!」宗离摇摇头,无奈地回应着燕冉的吐槽。

  「你这呃呜!?……」「嗯?我怎么?」宗离回头看了一眼,燕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在身后了。

  「小冉!小冉!」宗离感觉到一股诡异的气息,左顾右盼寻摸了半天,都没有找到燕冉的踪影。

  「呜呜……」燕冉双手被扣在背后,嘴被人用手死死捂住发不出声音,就在树林边的一棵树后面,被一个穿着帽衫戴着面罩的人从后面勒住动不了。这人力气大得简直恐怖,燕冉以前执行任务时候也被身体强壮的肌肉男袭击过,但都自己搞定了,可眼下这人将自己扣住以后就像定住了一样,完全动不了。

  「燕冉!」宗离的声音已经很接近了,这时燕冉突然右脚蓄力朝上踢了过去,直直踢在了身后这人的脑袋上。那人脑门被踢了这一脚后,后脑勺撞在了树上,缚住燕冉的双手也随之松开。

  「这边!」燕冉小跑了两步后看到了正朝这边走过来的宗离。

  宗离赶忙跑过去把燕冉挽在怀里:「发生了什么?」燕冉还未说话,刚刚袭击自己的那人已经从那棵树后面走出来了,步伐沉重,几乎每一步踏在地上都像是铁块重重砸在地面上一样。

  「你是谁?」宗离挡在燕冉身前,挑衅式地问。看看这个人的装束,深色的帽衫,脸上戴着一个面具,只露出双眼,面罩上是深蓝色的横向纹路,嘴巴的位置是一个梯形的深蓝色透气网。

  「哦?日飨君宗离么?难怪乌鸦叫我来处理这件事。」他右手在自己右边脸上轻轻敲了敲,竟发出金属敲击声:「我是卧龙舍神部的蝎子,简残鸣。」「看来兄台是来找麻烦的。」宗离从简残鸣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异样的煞气,不知为何,此时此刻他预测到的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恶战。

  「不,你误会了!」简残鸣把面罩下面微微朝上挽起一点点,露出了下巴和嘴,在右半边下巴的位置,能看到一小片金属的闪光。

  「嘿嘿!」简残鸣呲着呀,嘴角微微翘起:「我只要那边的警察阿姨跟我回去就可以了,这样天龙两会不会有冲突,没有摩擦,没有人会受伤。」「竟然叫我阿姨?!」燕冉想冲过去朝简残鸣脸上狠狠踢一脚,但她也大致知道简残鸣的可怕力量,就没动。

  「这个,我不能答应你。」宗离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你莫非想和我说……」「你多虑了,我只是单纯地在帮你,而已……」宗离也呲着呀,翘起嘴角朝简残鸣挑衅道:「袭警的罪名可不小,我是在帮你免于走向犯罪道路。」「哼!真好意思教育别人!」燕冉在心里默默地吐槽,感觉宗离让自己又好气又好笑。

  简残鸣把面罩重新裹好,握紧拳头,瞳孔收缩,火速朝宗离冲过来一拳直击宗离的脑袋。宗离立刻推开燕冉,并伸出双手驭硫岩刀抵御简残鸣的重拳。先后抵挡了六七次连击,宗离迟迟伤不到简残鸣,而且简残鸣的双手似乎带有铁块一样,沉重有力,恐怕只要被击中任何一次就起不来了。

  燕冉在一旁看宗离和简残鸣的大战,心里忐忑不安,于是取出了绑在大腿上的微型手枪,然后从百褶裙的暗兜里取出了一发子弹填装到枪里,准备瞄准简残鸣。可宗离和简残鸣在战圈里几乎打成了一团,不断移位,很难瞄准。

  「呼……」燕冉全身肌肉绷紧,扣动了扳机。

  子弹射出的瞬间,燕冉也不确定能否射中,虽然她在警队射击大赛获得过亚军,但确实至今为止都很少应对这种情形。

  「呯」的一声,那发子弹就这样击中了简残鸣的后背,然而简残鸣没有任何的反应,就好像只是被石籽丢了一下一样。而这时简残鸣突然找到宗离的破绽,一拳重重打在了宗离身体左侧。

  「咳咳!」宗离似乎听到了一阵骨骼碎裂的声音,弓着身子半跪在了地面上,一股鲜红的鲜血从嘴角渗出。

  「宗离!」燕冉迅速朝简残鸣飞起一脚踢了过去,正踢在他后脑勺,可简残鸣不仅没有反应,反而反手一把握住了燕冉的脚腕。燕冉看腿收不回来,直接整个身子跳起用另一只脚朝简残鸣脸上踢中。简残鸣立刻松开抓住燕冉脚腕的手,燕冉乘胜追击对着简残鸣胸前又是一脚,可这次简残鸣一侧身躲开了。

  宗离这时候站起来重新朝简残鸣用硫岩刀削了过去,简残鸣侧身闪过之后一把抓住宗离出硫岩刀的右手并把他按下去朝他后背用手肘重重砸了一下。

  「啊!」宗离刚修复好的脊椎骨又遭到了这重重的一击,虽然骨骼断裂,但他摔在地上以后已经起不来了。

  燕冉看到宗离被击倒,立马又朝简残鸣飞起一脚,可这一次简残鸣直接掐住燕冉的脖子并将她高高举起。燕冉被扼住脖颈发不出声,力气也使不上来。
  「我是先礼后兵,可你非逼我出手!」简残鸣看了看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宗离,而在旁边,就是水流湍急的黑水河流。

  「滚蛋吧!」简残鸣一脚朝宗离的脑袋踢了过去,将他直接整个踢进了水里。
  「宗……」燕冉急了,想跳过去把宗离拉上来,可她忘了自己还正被简残鸣攥在手里。

  「真不懂黑龙要你这么一个没有任何伶能的女警察到底有什么用!」简残鸣左右看了看被自己捏住脖子高高举起的燕冉,最后用另一只手捏住了她的胸部:「不过……我倒是能看出一点用处。」

  「我看到了!」丁协拿着望远镜朝远处的闹市观测着:「一个戴面具穿斗篷大衣的,一个戴龅牙面具的壮汉,一个光脚穿古装的长腿姐姐,一个拿着类似金属的酒壶的男的,旁边是一个背着苗刀的,一共五个人。」蝶魅在一旁拿着对讲机,对着对讲机说:「一共五个人,在你的左后方。」「我和邓培峰刚刚交换了观测目标,不过可惜了,我们外援只有梦熏一个人。」丁协放下望远镜后叹了口气。

  「邓培峰现在在哪个观测点?」蝶魅问道。

  「没关系,我马上打电话问一下。」丁协过去拿起床头的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电话接通了。

  「喂!邓……喂?」丁协拍了拍话筒。

  「怎么了?」蝶魅问道。

  「电话被人切了!」丁协缓缓放下了电话听筒。

  「呜!」燕冉除了腿上还穿着白色丝袜以外,全身都赤裸着。白丝长腿脚腕被强制从前面往后掰到后脑勺附近,用绳子从后面捆住脚腕。双手被反扣到后脑勺,手腕贴着手腕捆住固定在脖子,手肘也贴在一起被绳子牢牢捆起来。胸前那对滚圆的乳房被绳子死死勒住根部,几乎要挤爆开一样,嘴里被塞着自己的内裤,外面贴着红色胶布。

  简残鸣翻动着从燕冉身上剥下的衣服,把百褶裙撕碎后,从里面找到了三发子弹,而在上衣的夹层里找到了一把小小的刀片。

  「果然是黑隼班特训出来的女警察,手枪里连子弹都不上。」简残鸣三两下拆除了燕冉的微型手枪,然后走到了燕冉面前。燕冉双脚被强制扣到后脑勺,身体微微朝前弓着,这个姿势看样子十分吃力。

  「呜呜……」燕冉动了动被捆到后脑勺的双手,稍微动一动几乎都动不了。
  「身体柔韧性这么好!」简残鸣握住燕冉被勒住的乳房,在手里把玩着:「我真想知道黑隼班的教官是什么样的,哈哈哈哈!」简残鸣的笑声着实让燕冉很不舒服,原本自己只是担心宗离是否会有危险,但是眼下自己倒是面临了更危险的处境。

  「你是警察对吧?」简残鸣把面罩往上拉了一点点,露出了下巴和嘴:「那我告诉你,我就是上个月那起荟都花园杀人案的凶手,而且几年前我还干过绑架,抢过行。怎样?现在一个嗜血杀人魔就在你眼前,你要用什么方法抓我呢?」最后一句话简残鸣说得十分大声,并且还同时用力捏了一下燕冉的乳房。

  「呜呜……」燕冉抗拒地挣扎着身子,但被捆成这个姿势,真是想动一动都费劲。

  简残鸣双眼充满野兽般的寒光,松开了抓捏燕冉的那只手,把她抱起来放在了旁边的写字台上让她躺在上面。

  「哼哼……」简残鸣双手微微抬着燕冉的屁股,燕冉前后那两个美妙的小洞在简残鸣面前一览无遗。简残鸣脱下手套,竟露出了一只手背嵌满金属的手,他就用那双手轻轻掰开了燕冉闭合的蜜穴,朝里面看去。

  「警官小姐,强奸警察是怎样的罪名呢?」这时候简残鸣已经解开了裤子拉链,硕大滚烫的龟头顶在燕冉的屁股上。

  「呜!」简残鸣把手轻轻摸在燕冉的小腹,用手指点了点:「不错!原来警官小姐是运动型的美女,腹肌十分均匀,执行任务被人猛肏的时候练的吧?」燕冉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当然有过被迫遭人强奸的经历,但之后都顺利脱身完成任务了,唯一一次没能逃跑是被宗离绑架的时候,但当时宗离还是放走了自己。眼前这人连宗离都能轻松打倒,接下来燕冉遇到的恐怕会是至今为止最艰难的一次强奸经历。

  简残鸣用龟头在燕冉的阴蒂附近来回摩擦了几下,燕冉轻轻呻吟了一声,被拨开的蜜穴也逐渐湿润了。

  「这么快就来感觉了?果然骚啊!看来你在黑隼班受的训练大多数都是这样的啊!」简残鸣双手勾住了燕冉被扣住的大腿:「我来检验一下你的成果!」然后用力将腰一挺,将自己胯下巨棒一整个捅进燕冉的阴道,直直撞击在子宫。
  「呜呜?!呜……」燕冉被插得身子一整个弹了起来,那一下把子宫被顶得几乎要凹进去一点。

  「真紧!哈啊!」简残鸣抬头大呼了一口气,然后就开始对燕冉的阴道里快速抽插起来。

  「呜呜呜呜呜……」燕冉感觉到简残鸣与之前奸过自己的人比完全不是一个级别上的,阴道里被一支超大的巨棒一下一下填满,几乎每一次都重重顶在子宫最深处,好像要把自己的子宫捅烂一样。

  简残鸣兴奋地用双手握住了燕冉的乳房,横向捏住乳房根部上下揉捏着,胯下的抽插速度逐渐加快。

  「呜呜呜!……」燕冉在简残鸣的高频率疯狂抽插之下高潮了,爱液顺着简残鸣的巨棒流在地上。全身正被一股高潮的快感击打着,可简残鸣立刻就展开了第二波攻击。第二波的攻击比刚刚更猛,而且频率更高。这样猛力的强奸燕冉还是第一次,阴道里似乎被插着一支圆头的导弹,不断发热并且胀大,每次顶在子宫的时候都好像要把自己戳穿一样。简残鸣揉捏自己乳房的力道和速度也不断加快。

  过了十五分钟,简残鸣射在了燕冉的子宫里,几万只精虫像高压水枪一样猛射在燕冉的子宫深处,把燕冉弄得全身剧烈颤动了几下,随后躺在桌上,抽搐着身体。

  「不愧是黑隼班的女警,肏着真特么爽!哈啊!……」简残鸣突然用力死死捏住燕冉的乳房根部,一股乳汁从燕冉那对乳头喷溅出来,燕冉就这样被强制挤出了一股奶水来,溅在了简残鸣的面罩上。

  「呜……」燕冉半开着双眼,躺在桌子上抽搐着性感的身子,每一次抽动都抖着胸前那对圆大的奶子,有一小股乳汁顺着乳头流下来。

  「没想到,燕警官,你的奶量这么充足,我随便捏一捏就喷了。」简残鸣淫笑着用手去又轻轻捏了一下燕冉的乳房,又一小丝乳汁从她的乳孔之中喷了出来。
  简残鸣把燕冉抱到了毯子上,双腿用绳子重新绑了一下,改为分开交叠捆住膝盖,之后他还拿了一副从燕冉衣服里搜到的手铐。

  「手铐拷在哪里……」简残鸣把燕冉面朝上摆在地上,看了看,最后将目光集中在了燕冉还流淌着奶水的乳房上:「就胸部吧!」「什么?!……」燕冉吓了一跳,那种手铐拷住手腕太紧的话都可能会脱臼,他竟然要用那东西捆住自己的胸部。想到这里,燕冉开始挣扎着朝后躲起来,简残鸣依旧还是把自己按住,并握住了自己一边的乳房。

  「别怕!警官小姐,我还没打算这么快就把你玩坏。」简残鸣坏笑着张开了手铐的其中一端,然后用手抓起燕冉左边乳房的中间位置然后将手铐用力卡了上去。

  「呜?!呜呜呜呜……」燕冉还是第一次被人用手铐拷住乳房中间位置,原本滚圆的乳房在手铐的死命绞缚下硬生生被挤出了一股乳汁,之后当简残鸣将手铐卡好以后,燕冉的左侧乳房已经被勒成了「8 」字型。

  「太紧了……呜……乳房,要,要喷了!」胸部被史无前例的用手铐勒住,燕冉此时此刻原本就相当敏感的乳房变得更加敏感,好像稍微捏一捏就会出水一样。乳白色的乳汁不断从乳头上渗出来,流在毯子上。而这时,简残鸣又抓住了燕冉的另一侧乳房,和刚刚一样用手铐对准乳房中间的位置用力套上去。

  「不要!不能再紧了,呜呜……好难受……」燕冉不断抗拒地甩动着身子,但这样只是让自己已经被拷住的那一侧的乳房更加敏感,而且每一次甩动都甩出一小股乳汁来。

  简残鸣不管那么多,继续用力捏住燕冉的右乳,然后用手铐一鼓作气一下子用力拷了上去。

  锁住的瞬间一大股乳汁「噗嗤」一声从燕冉被勒得暴起的乳头中间的乳孔喷溅了出来,全溅在了简残鸣的脸上。

  「又喷了,果然奶量充足啊!淫荡的女警,哼!」简残鸣用手去碰了一下那对似乎随时都会喷射的8 字型乳房,刚一碰到,燕冉就敏感地颤了一下,同时一小股奶水从上面渗了出来。

  简残鸣拿了一个透明塑料盆来,放在了燕冉身前,然后把燕冉翻过来,让她面朝那个塑料盆,之后简残鸣从后面抱住了燕冉的腰,青筋暴起的肉棒再次顶在了燕冉的屁股上:「我接下来准备做一个实验,我想知道我能从一个女警察身上挤出多少奶来。」刚说完,简残鸣就将胯下毒龙再次猛插进了燕冉的阴道里。
  「呜呜!……」燕冉阴道里再次被简残鸣的那根巨棒攻入,虽然换了姿势可以勉强动一动,但依旧无法阻止简残鸣那支钢枪在自己阴道里长驱直入。

  「嗯嗯呜呜呜呜……」燕冉正被插得花枝乱颤时候,简残鸣双手突然抓在了自己那对被手铐勒住的奶子,还未等反应过来,他已经握住乳房根部,用力抓了一下。

  「噗嗤」一下,大股乳汁从燕冉的双乳喷射到了盆里,随后简残鸣不只加快了在燕冉阴道里的抽送速度,双手更是不断在她的乳房上疯狂撸动,几乎每一次撸动都会喷出一股乳汁来。

  「呜呜……住手!别再挤了,好紧……」这种程度的榨乳强奸,燕冉是从未遇到过的,包括在黑隼班接受培训的时候,而简残鸣那根巨棒越战越勇,好像永远不会停下来,而且速度很快,每一次都是一股强大的力道灌入子宫,接着就是一阵舒爽,随后又是一股强大的力道,就这样反复进行着。

  过了一会儿,简残鸣射在了燕冉的子宫里,和刚刚一样,好像全身被贯穿一样,随后是高潮后的一阵快感。但简残鸣并不给燕冉任何喘息的机会,直接继续在燕冉的子宫里发动了下一轮攻击,蜜汁不断顺着简残鸣的巨棒流到地上,有的顺着燕冉的丝袜美腿流下来,现在燕冉整个大腿内侧都已经湿透。

  「哦哦哦!呜呜……」燕冉被这样肏了整整一个小时,简残鸣先后三次射在燕冉的子宫深处,燕冉的身体几乎要被拆散了。当简残鸣把肉棒从燕冉的阴道里拔出以后,大量淫水和精液从里面涌出。

  简残鸣抹了一把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掰开燕冉的臀部,在燕冉的菊花涂抹了几下,然后食指插进了燕冉紧闭的屁眼里。

  「啊?糟了!」燕冉此时已经回过神来,但简残鸣已经一马当先,挺起腰将沾满精液和蜜汁的肉棒捅进了燕冉的菊穴,直抵直肠深处。

  「呜呜……」燕冉一下子就被简残鸣把肚脐给顶出了一个凸起,直肠几乎要被捅处一个破洞来,接着简残鸣在刚刚涂抹的液体作用下对燕冉开始顺利地疯狂肛奸起来。

  肛奸对于燕冉来讲也并不陌生,可这次燕冉却感到自己简直就是肛门首次被破处一般,简残鸣巨大火热的巨棒把燕冉肛门上的纹路都捅平了,直肠被至少撑大了一圈。

  「真他妈紧!我要把你的菊花给插烂!」简残鸣一边疯狂抽插,一边双手继续揉捏燕冉的奶子,乳汁依旧源源不断从燕冉的双乳喷到盆里,依旧接了大半盆了。

  「呜呜……不行,肚子要,破掉了……」燕冉身体吃力地朝前拱着,想脱离简残鸣那根巨棒的奸淫,但那是不可能的,在简残鸣猛力的前后夹击之下,根本动不了。

  插了十多分钟,简残鸣射在了燕冉的直肠里,但他没有拔出,而是继续在燕冉的肛门里疯狂抽插,那根巨棒似乎永远不会软下来一样。

  一小时后,持续了一小时的肛奸和疯狂榨乳终于结束了。

  燕冉侧躺在地上抽搐着身体,两小股乳汁从乳头喷出,她的双眼已经几乎挣不开了,只留下一个小缝,被痛得红肿的肛门正流淌着一股股夹杂着血丝的精液,燕冉的下半身好像刚刚从精液池子中泡过出来一样。

  简残鸣坐在一边看着燕冉的样子,回想着刚刚强奸她时的样子,大感过瘾。又看看那个盆子,已经装满了整整一盆的乳汁,全是从燕冉的乳房上硬生生挤下来的。

  「不错!真不错!」「呜……」燕冉已经被有力气说话了,被干得几乎烂掉的身体虚弱地抽搐着,由于胸部的手铐并没有被拆除,还在随着抽搐喷着小股的乳汁。

  简残鸣拿了一根链子,一头固定在了燕冉胸前那副手铐的中间,另一端自己抓着,然后解开了燕冉双腿的绳子,在膝盖处绑了几圈。

  「来,站起来吧!警官小姐。」简残鸣轻轻拉了拉链子。

  燕冉坐在地上娇喘着,已经没有力气站起来了。

  简残鸣看了看,嘴角微微浮起一丝笑意,用力拉了一下手里的链子。

  「呜呜?!」燕冉被拽地身体反弹似的窜了起来,同时一股乳汁再次从燕冉被捆住的双乳喷溅了出来。

  「嗯,很好,走过来!」简残鸣朝后走了几步,并且微微拉了一下手里的链子。燕冉吃力地迈着小步子朝前走,简残鸣看到燕冉走出一步就再朝后用力拉一下。燕冉为了不被勒住胸部就只能跟着朝前走,直到走到一个钢管前。

  「钢管舞熟悉吗?哦对!警察是不跳舞的。」简残鸣思索了片刻后,把燕冉按倒在地上让她躺好,解开了她腿上的绳子,然后把她双脚拉到钢管两边,左右分开套住钢管,让她双脚左脚附在右膝盖,右脚附在左膝盖分别捆住以后又用胶布固定了一下。

  「呜?」燕冉还没明白过来简残鸣想要做什么,这时候简残鸣已经解开了自己嘴巴上的胶带,取出内裤。

  「咳咳!」燕冉喘了几口:「你……快放开我……」燕冉有气无力地,已经没有多少力气喊了。

  简残鸣摸了摸燕冉的脸颊:「别那么粗暴,警察小姐!我是在帮你。」他对着燕冉耳边低吟道:「帮你喂食。」「啊?什……」简残鸣拿出了一个塞口球塞进燕冉口中捆好,然后拿出了几根塑料导管,从塞口球的洞中缓缓插进去,直抵燕冉的喉咙深处。

  燕冉想吐吐不出来,但这倒是让她想到自己被宗离捕获的那一次的情形,有些明白简残鸣究竟想做什么了。

  「好了东西都齐全了!」简残鸣拿来三袋药水,分别是烈性春药,催乳剂和利尿剂,他将三袋药水挂在钢管上的一个提前设置好的钩子上,然后分别用三根导管连接起来,药水一点点灌入燕冉的喉咙。简残鸣还拿了一大瓶白色的液体挂在了挂钩上。

  「这里是刚刚从你身上榨出来的乳汁,每一滴都是从你那对奶子上挤下来的。」简残鸣轻笑道:「就用你自己的乳汁给你喂食吧!」他把最后一支导管连在了「奶瓶」上。

  「呜……咕……」各种药水和乳汁不断灌入燕冉的喉咙里,想吐出来也吐不出来。

  简残鸣拿了一根假阳具在钢管上较低的一个位置,龟头对准燕冉的下体将它固定了起来,然后拉了一把燕冉胸部的链子。

  「呜!」燕冉再次被拉了起来,看到了钢管上的那支假阳具。

  「不久后你身上的春药就会起效,到时候……你体验一下自己肏自己的感觉如何?」简残鸣拍了一下燕冉的屁股,把链子另一头捆在了钢管上。由于捆得比较紧,胸部被死死拉住,燕冉需要保持后背不碰到地面。

  几分钟后,燕冉全身发热,体内的春药起了作用了,喉咙里,药水和自己的乳汁还在源源不断地灌进来。

  「呜……下面,好酥痒……」燕冉已经起了反应,而那支假阳具现在就顶在自己屁股上:「呜……不行,忍不住!」燕冉大腿微微用力,让蜜穴尽可能对准假阳具的龟头,当它顶在自己阴唇附近的时候,燕冉双腿一用力,让固定在钢管上的假阳具齐根没入阴道里。

  「呜……」被贯穿满足的瞬间,燕冉不由自主地仰起头来,可是刚贴在地板上,胸部被链子固定的手铐就一下子勒紧了,噗嗤又一股乳汁喷溅出来。

  「呜呜!……好紧,可是……还是好痒!」燕冉微微抬起身子,继续用力动着被捆的双腿,用蜜穴疯狂吞吐钢管上的那支假阳具。

  几分钟后,燕冉已经吞下了大量的乳汁和药水,平坦的小腹也已经微微鼓起来,长时间的操作钢管上的假阳具,燕冉双腿也有点酸了。最后在燕冉一鼓作气地连续吞吐下,终于达到了高潮。

  「呜……好了吧!啊?!」一股淡黄色尿液从燕冉的蜜穴喷出,燕冉正享受着高潮与排尿的快感时,又一次躺了下去,双乳再次被拉扯,乳汁喷出。

  「自己奸自己的感觉也是不错的体验吧?」简残鸣在一旁「观赏」着这一幕,总觉得好像缺一点东西,于是从身后拿出了一个注满水的大注射器走到燕冉旁边。
  「那……再增加一点好东西吧!」「呜呜?!呜呜呜呜呜……」燕冉惊恐地看着简残鸣,但已经没有用了,那支注射器的头已经插进了自己被撑开的菊穴,跟着,一股冰冷的感觉充斥在直肠里。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