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双星记】(50-51)作者:a21283
【双星记】(50-51)作者:a21283
字数:6655


               第五十章

   「嗖!」

   脚尖轻轻点地,身体如箭一般向窜了出去。

   无涯峰在武当后山,从真武大殿出发,赵斌只用了一刻钟。

   「这次伤好了之后,功力好像又涨了不少!」

   醒来之后,转眼已经过去十天,山下还有事情等着他处理,伤刚好他便准备 下山,在这之前他想见一见静明。

   从师傅变成了自己的女人,赵斌还无法完全接受这般巨大的转变,不过,事 情发生了,逃避是不行的,作为男子汉,主动承担责任会让她少受些伤害!
   无涯洞,洞口狭小,洞内曲折幽深,站在洞外无法看清里面的情况。

   「师傅!」

   无人应答。

   「弟子,我,我要下山了,我想见你一面!」

   还是没有声音!

   赵斌叹叹气,无奈地转身准备离开。

   脚步踩着砂石发出的细微的「沙沙」声从身后传来,赵斌急忙回头,只见静 明伫立洞口,眼泪汪汪,无比幽怨地望着自己。

   此时的静明,虽然还穿着平日常穿的道服,可头顶却换成了平常妇人所挽发 髻。

   优雅大方兼具妩媚动人,如此哀怨的眼神都显得那么的撩人!以前的静明, 宁静从容,仪态万方,如一朵兰花,美丽而不张扬,淡雅幽静,有一种让人沉醉 的清香,让人心生向往却不忍亵玩;而眼前的她,举手投足间都散发出令人心旌 摇荡的妩媚、撩人,给人一种冲上去狠狠蹂躏一番的强烈欲望,艳若桃李,宛若 天成!

   静明朱唇轻启,声线微颤,「你,你要走?」

   赵斌正要解释,「山下还有,」

   未及他说完,静明突然小碎步冲了上来,一把将赵斌搂住,情绪极为激动, 不停喃喃道:「不要走,不要离开我,不要,」

   「我没有,唔!!!」

   赵斌刚开口,便被静明炙热的双唇给堵住了!

   这个吻来得如此热切,让赵斌有些措手不及,他轻轻推开静明,却被她一把 握住双手,放到了自己饱满的胸脯之上,「不要离开我!摸我,是不是很大、很 软,这里只有你摸过的!」

   「不要这样!」

   赵斌用力抽出双手,大声说道。

   「你,你真的,不要我么?不要走,我,我什么都可以为你做,真的!」
   「我没有这个意思,你先冷静一下!」

   「怎么办?不行,不能让他离开我!对,我还有身体,他会愿意的,会的!」 静明睁大满是血丝的双眼看着他,热切盼望着,「那我们做吧,你爱我一次!我 可以的,你想怎样都行!」

   「现在?这怎么可以?」

   赵斌头疼了,没想到她会变得如此患得患失!

   静明竟突然撩起道袍,将裤子褪下,然后直接躺倒地上,打开了双腿,「你 看,这里你可以随便插,你知道有多少人想插进这里吗,难道你不想要吗?」
   她竟当着赵斌的面掰开了外阴唇,露出了小穴里的嫩肉!虽然已经过去十五 天了,可外阴依旧通红,肿胀得如馒头一般。与叶芯蕊黝黑的下体不同,静明的 小穴跟人很干净的感觉!赵斌看着眼前的美景,心中更多的却是愧疚,可想而知, 当日她被折磨得有多惨!

   静明将右手中指插进阴道内,开始慢慢抠弄,「不用等太久的,一会儿出水 了你就可以插进来了!」

   小穴肿胀得厉害,强烈的疼痛完全盖过了快感,静明强装愉悦的表情,却情 不自禁皱紧了眉头。

   看到这,即便是人称「文曲星」的赵斌也快奔溃了,他急忙蹲下将她右手提 了上来,叫道:「停下来,肿成这样,不能再插了,你这是自虐!!!」

   「不行的,不行的,你会离开我的,我不要,」

   「前面不行,那,那你插后面吧,对,你插后面,」

   她将中指舔得湿淋淋的,然后稍微抬起屁股,将手指插进屁眼里不停抽插, 口中不停说着:「你看,可以的,屁眼可以的!」

   这个可怜的女人,受到背叛在内心留下了巨大的创伤,二十多年了,虽然外 表看上去无碍,内心却依旧千疮百孔!为救赵斌,她毅然撕下了平静的外表,却 将内心的伤痕撕扯得更大了!十五天时间虽然不长,但对一个处在奔溃边缘的女 人来说,足够用来胡思乱想了,赵斌明白,静明这是为情走火入魔了,如今,能 将魔火熄灭的唯一办法,就是答应她的请求!「赵斌蹲下身,将她直接抱起,」 我们去里面!「洞内只有一张石床,床上铺着简单一副草席。赵斌将她放倒草席 之上,掰开她的双腿,将头埋到腿间,仔细看了看鼓鼓的小穴。

   他伸出手指轻轻按压一下外阴,便见静明身体微微颤抖一下。

   「疼吗?」

   「疼!」

   「那天,真是对不起,把你弄成这样!」

   静明翻身将屁股撅起,说:「用屁眼吧!」

   赵斌小时与邢岩在妓院也曾听妓女们提起,所以后庭爆菊对他来说并不算新 鲜,只是没想到眼前这个求他插后庭的女人会是他师傅!

   他将静明屁股向两边掰开,将屁眼掰开一道裂缝,对着屁眼吐了口口水,然 后用一根手指就着口水插了进去,「痛吗?」静明晃了晃屁股,「不痛,还有些 舒服!」

   赵斌不停用手指不停进进出出,让屁眼适应手指。

   「嗯,好舒服,」

   抽插几十下,感觉手指四周压力减轻不少,赵斌又伸出一根,向静明屁眼钻 了进去。

   静明说道:「有,有点胀!」

   两根手指完全没入屁眼后,四周的括约肌已经绷得紧紧的,赵斌试探着转了 转手臂,只听静明开口说:「好胀,不过,屁眼里感觉好刺激啊!」又过一会儿, 经过两根手指的旋转抽插开发,屁眼已经被稍稍打开来了,抽出手指,只见静明 的屁股洞微微张开,正慢慢的往中间合拢着。

   赵斌起身脱下裤子,提着半硬的鸡巴抵在屁眼外,「我要进来了!」「快, 快插进来吧!」

   即将被爆菊的静明,此时心中却觉得欣慰,「只要他肯插进去,说明他心里 有我,说明他不会抛弃我!」「噗!」

   赵斌屁股一沉,鸡巴整根没入了静明后庭里面!

   「啊,好粗,好刺激,鸡巴,鸡巴插到直肠里了,」好在前戏准备充分,静 明才没有感觉到痛苦。

   赵斌开始缓缓抽动,渐渐地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而肉棒也在屁眼里完全 硬了起来。

   「鸡巴,鸡巴太粗了,哦,大龟头,插到直肠里面了,好爽,好舒服啊,」 不知是故意讨好赵斌,还是真被快感淹没了,静明开始不顾羞耻地大声浪叫起来, 「用力,用力肏师傅屁眼,啊,大鸡巴哥哥,肏师傅,屁眼,好舒服,师傅的小 穴和屁眼都是你一个人的,啊,徒弟随时都可以肏师傅,」「啊,爽死啦,肏死 师傅吧,肏烂师傅屁眼啊,」「呀,小穴,小穴要尿出来了,来了,出来了,啊,」 静明已经泄身,赵斌无意强忍,沉声道:「我也要射了!」「射进师傅的屁眼里 啊,」

   一股股精液全数射入静明后庭,感觉鸡巴从屁眼中拔出,静明扭头看了下, 见鸡巴前端有微微的黄色,急忙转过身,张开嘴便要将肉棒吞下,「我,我替你 清洗一下!」赵斌见状,用力将她抱起搂住,情不能自抑,叫道:「够了!真的 够了,你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静明闻言,僵住了,痴痴地说:「够了?那, 你,还会离开我吗?」「不会!不会的,你是我的女人,我不会离开你,我赵斌 发誓,今生今世绝不会抛弃徐婉莹,如违此誓,天诛地灭!」「那,真的太好了, 太,好,了!」

   断断续续说完,静明斌怀中沉沉地睡着了!

   赵斌想将她放下,睡去的静明却死死抱住他不肯松手,无奈,赵斌只得抱着 她陪她躺下。

   「哎,世事难料,没想到这次回来会变成这样!师傅是个可怜的女人,我只 有全心全意待她才能抚平她心里的伤痛!只是这样就对不起琳儿了!」静明睡了 整整两个时辰,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赵斌怀里,顿时羞得脸色通红,闭上眼 继续装作睡觉的样子。

   突然,右边胸部被捏了一下,接着听赵斌开口说:「既然醒了,那就起来吧!」 静明坐起身,妩媚地白了他一眼,穿上裤子,下床刚迈开一步,便「哎哟」一声 跌坐到床上。

   赵斌急切地问道:「怎么了?」

   「疼!」

   赵斌让她屁股撅起趴着,「我看看怎么样了!」接着便一把扯下了静明刚穿 好的裤子,细细观察了起来。

   「不,不要,好羞人!」

   下面两处隐私部位被他这么近距离观看,让静明害羞不已。

   「怕羞刚刚还让我插屁眼?现在都肿起来了!」听着赵斌以丈夫的口气说话, 静明心中无比欢快,「只要是你,插哪都可以!」赵斌对着丰满的屁股拍了一下, 「跟我回去吧!马上到中午了,别被送饭的师兄弟看见你这样子!你这下面也需 要用药擦一下了!」静明坐好,搂住赵斌脖子,在他脸色亲了一下,说:「你是 我丈夫,我听你的!」二人离开无涯洞一会儿,便遇着送饭来的弟子,静明说: 「这位师侄,这些日子辛苦你了,我今天就回去了,往后就不用来了!」静明一 直是武当男弟子心中一道永远触不到的彩虹,在他们心中如女神一般,眼前的她, 比往日却更加光彩四射、明艳照人!

   看着静明满脸幸福的模样,又看了看她整个身体贴着的看上去比自己大不了 多少的英俊男子,他想起了最近派中的流言,「难道流言是真的!」「师弟见过 赵师兄!」

   「师弟不必多礼!」

   「师兄可一直是武当弟子的榜样啊,今天终于能见到真人了!师兄是来接师 叔回去的吗,你们请先回吧!」赵斌扶着静明继续走,与送饭师弟擦肩,只见他 眨了眨眼,同时竖起了大拇指!

   赵斌心中苦笑,自己在武当弟子心中的形象,只怕要刻上「风流」二字了!
                第五十一章

   吃过早饭后,赵斌去了后山,邢岩在广场上等他回来一起下山,谁知快到中 午了还不见人。邢岩正发牢骚,见赵斌扶着静明回来,走上去喊道:「不是说好 一会儿吗,让我傻等这么久!」

   「抱歉,都是我耽误了时辰!」静明解释道。

   「咦!师叔,你变漂亮了!这个,我该叫你师叔,还是弟妹呢?」

   邢岩见她气色变好,料到是自己兄弟的功劳,便开始「口花花」起来。
   静明俏脸瞬间变红,大羞,踏步上前直接揪住了他的耳朵,斥道:「嗯?你 小子皮痒了?」

   邢岩捂耳求饶,「别别别,师叔,我不敢了,不敢了!」

   「哼!」

   静明单手叉腰,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转头看向赵斌,却又换作温柔表情, 「你和石头聊,我先回去了。」

   「哎,差距可真大啊!」

   看着静明离开时一步三回头的恋恋不舍,邢岩无奈地感叹。

   赵斌一把搂上邢岩肩膀,「行啦,吃午饭去!」

   「你可被其他师兄弟们嫉妒死了,武当派一大一小俩美人都被你给收了,关 键的,对你都是言听计从,关怀备至,哪像我那两个!」

   赵斌问:「我说,你真舍得扔下她们,跟我一起下山?」

   邢岩拍拍胸口,道:「那当然,不是已经说好回来了一起成亲吗?不像师叔 和琳儿,我那两个一点都不熟,让她俩在山上好好了解了解!」

   赵斌一脸惊讶,道:「哟,什么时候也会算计了?」

   邢岩唉声叹气道:「我不是没办法嘛,三个人在一块儿,受罪的都是我!唉, 不说了!对了,老胡的事,你有询问过吗?」

   「无需多问,是时候他自然会说!不管他是什么身份,我相信胡叔不会害我 们!」

   邢岩点点头,「这倒是,要不然我们可活不到现在!」

   ……

  赵斌走入静明屋内,顺手将门关上。

   静明嗔道:「大白天关门做什么,门人见了以为我们做见不得人的事呢!」
   赵斌掏出一个青花瓷小瓶,「我去药房拿了瓶药,来替你擦一下,顺便有些 话想和你说。」

   已非第一次在他面前赤身裸体,虽然有些害羞,静明坦然地脱下了裤子,弯 下腰。

   「你真的要下山?」

   赵斌的动作很轻柔,凉凉的药水均匀地涂在下面,他虽不会说太多甜言蜜语, 但这般被心爱之人照顾得无微不至的感觉却让静明不自觉沉浸其中。

   「嗯,要去将琳儿接回来,另外还有些事要处理!」

   静明沉默了片刻,试探着问道:「琳儿,她会同意吗?」

   手中动作突然顿住,旋即又恢复了,赵斌轻声道:「会同意的,琳儿是个善 解人意的好姑娘!」

   「我觉得对不起她!」

   药擦好了,赵斌替她穿好裤子,让她坐到自己腿上,紧紧抱住,「答应我, 我不在的时候不要胡思乱想!等我回来,把你们一起娶进门!」

   静明在他嘴唇上重重吻了一口,站起身温柔地为他整理着衣服,「炼狱教视 你为眼中钉,路上千万注意安全!」

   ……

  地处神州西南的苗疆,山势连绵,树林众多,林中多有瘴气、蛇虫鼠蚁,加 之水陆交通不便,生活于此的百姓很少与外界来往。五毒教,则是苗疆百姓心中 的圣教,在整个苗疆有着独一无二的至高地位。五毒教从不介入中原武林纷争, 而下毒施蛊之术亦被中原武林视为异类,故未被列入六派五家之中。

   五毒教现任教主名叫青槡,是上任教主大弟子。青槡尽得师傅真传,一身蛊 术出神入化,武功也颇为了得。他还有师弟、师妹,因为年轻时犯下的错误,师 弟被逐出师门,师妹赤语玲也被师傅冷待了十几年,赤语玲对此一直耿耿于怀!
   一座绿竹搭建的屋内,年约三十的赤语玲趴在床上,头戴满是银饰的两头尖 顶帽,身着华丽的蓝黑色百褶裙。床上还有两名年轻男子,看样子尚未及弱冠之 龄。

   二人赤裸着下身躺着,赤语玲则趴在二人中间,双手各握着一根肉棒不停套 弄,风骚地舔了舔嘴唇,表情极为淫荡。

   手心中的肉棒已经完全硬起,赤语玲笑问:「呵呵,两位师侄,舒服吗?」
   二人粗重的喘息着,回道:「舒服,好舒服啊!」

   赤语玲起身跪在床上,脱下帽子,掀开宽大的衣裙。「师叔还能让你们更舒 服哦!来舔奶子,把师叔舔爽了就给你们操!」说完,给二人抛过去一个媚眼。
   二人猴急地扑了上来,各握住一边奶子,使劲舔了起来,四只手也没有闲着, 在赤语玲身上大肆抚摸了起来。「用力舔,吸啊,奶头,真爽,」

   一只手顺着小腹摸向了赤语玲下体,两根手指开始在阴道中抠弄起来。「舒 服啊,真舒服,使劲点,用力抠师叔骚逼,啊,骚逼里有水出来了,」

   「噗嗤、噗嗤」,随着阴道里流下的淫水越来越多,小穴里发出了淫荡的声 音。又一只手向下伸了过去,只在阴道外抹了一把淫水,却绕到了后面,翘起中 指,就着淫水插进了赤语玲后庭之中。

   「啊哈哈,屁眼被插了,再来,再插一根进来,哦,爽啊,」赤语玲肆无忌 惮地淫叫着,生怕屋外没人知道似的。这般持续浪叫了一会儿,赤语玲觉得身体 内欲望已经被勾引出来,她慢慢将二人推开,向后仰在床上,双腿大开,外阴已 经微微发黑的小穴直接显露在二人面前。

   赤语玲满眼含春,不断舔弄嘴唇,道:「两位师侄想要在师叔身上尽情发泄 吗?」

   「想!」

   二人不住点头,就差立刻将鸡巴插进阴道了。

   「等一下可别被吓着哦!」

   只见赤语玲阴道口竟自己打开来,从里面爬出两条红色如丝线般的细小虫子。
   「不要怕,师叔不会害你们!」

   即使如此,二人还是极为恐惧,眼睁睁看着虫子一路爬向肉棒,然后从马眼 出爬了进去!

   不过片刻,二人只觉肉棒舒爽无比,竟再一次粗大了几分,青筋暴起,似钢 铁般奇硬无比!渐渐地思绪越来越模糊,而赤语玲在他们眼中却变成了心中最爱 的女子,正无比淫荡地勾引着自己!

   一人压到赤语玲身上,坚硬的鸡巴直接戳穿了她的阴道,开始不停地快速抽 插起来。

   「哦,舒服,太爽了,鸡巴又粗又硬,操死啦,爽死了,操烂师叔的骚逼吧,」
   赤语玲翻身将这名师侄压到身下,屁股不断起伏,双手用力掰开后庭,「操 师叔屁眼吧,一起操我啊,」

   终于有个洞可以插了,这名弟子迫不及待将鸡巴插到了赤语玲屁眼中。
   「啪啪,啪啪,」

   两根粗大的鸡巴仅隔着一层薄薄的肠壁同进同出,赤语玲直觉畅快无比,屁 股不断前后晃动,迎合着二人的抽插。两名年轻人此时早已失去神智,只知用鸡 巴毫不留情地猛操。

   「娘,你的屁眼好紧,鸡巴被挤得太爽了!」

   「妹妹你的小穴里面好舒服,好多水,好滑,还会自己吸呢!」

   他们竟然喜欢自己的娘亲和妹妹,赤语玲听到他们的胡言乱语,更加觉得兴 奋异常,浪叫声一波接一波,「操娘的屁眼,操烂妹妹的骚穴,太爽了,哦,两 根鸡巴,好硬,操得我,爽死了,啊,要死了,操到最里面了,用力,再用力点, 操穿我吧,」

   忽然间,赤语玲全身颤抖起来,快感一股脑涌了上来,好似要飞起来一样, 「操死妹妹了,妹妹要高潮了,要泄了啊,」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随着两只蛊虫从肉棒中爬回阴道,这场淫戏才结束,两 个年轻人分别在赤语玲阴道和后庭射了三次,而她自己也泄了五次。阴道和后庭 还在不停往下滴着精液和淫水,整张床上湿淋淋一片,无比狼藉!

   「哐当」,这时,房门被人从外踹开,一名中年男子站在门口,四十上下, 身材高大,身穿蓝黑色大襟短衣,样貌极为普通,他怒视赤语玲,喝道:「师妹, 早就跟你说过不能使用『幻淫蛊』,你为何总是不听!」

   赤语玲赤裸着身体,拨弄两个少年的肉棒,风骚地看着青槡,笑道:「他们 不过是爽得晕过去,少了几年功力而已,有什么了不得的,师兄犯得着生这么大 气么?」

   「师傅早就下过命令,任何人不得再使用这种歹毒之法,你怎屡教不改?若 不是我几次替你隐瞒,只怕你早就被师傅废去了修为!」

   赤语玲闻言,脸色瞬变,沉声道:「不要跟我提他!」

   「师妹,劝你一言,莫要再祸害教中弟子,不然,我绝不会袖手旁观!」
   赤语玲怒极而笑,「哈哈哈哈,大师兄,老家伙刚走,你便要耍起教主的威 风么?」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