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ふたなり龙田さんに调教されたい】(01)【作者:weixiefashi】
【ふたなり龙田さんに调教されたい】(01)【作者:weixiefashi】
字数:688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我回来啦……有没有做个好孩子啊?」

  随着精神气满满的招呼声,舰娘?轻巡龙田走进了房间。

  高挑成熟的身体,大胆的黑色竞赛用连体泳装,修长的美腿一览无余,暴露程度相当高。

  最近,舰娘之间似乎流行起了泳装,从驱逐舰们的四库水到战舰们的比基尼,各种款式都有,甚至连日常都在穿。

  ……如果只看外表,龙田确实是个难得一见的大美人。雄伟的胸部被大胆的泳装包勒得紧紧的,甚至可以看到两枚凸起的乳头,实在是充满了色情的魅力。
  但是,无论这女的如何有魅力、如何充满诱惑,我却毫无所动,跟平时一样,用仇视和反抗的目光无声地瞪向她。

  现在的我,全身赤裸地坐在地板上,双手手腕和双脚脚踝上都拷着皮革制的镣铐,并用锁链连着。虽然锁链很长,对手脚的活动并没有妨碍,但镣铐上的锁却是我自己没有办法打开的。另外,我的脖子上,则锁着一个作为奴隶证明的皮革制项圈。

  龙田关上门,步伐轻盈地走到裸身坐在地板上的我的前方。俯视着我的目光中,带着嗜虐的光芒,同时嘴角上渐渐浮现出薄薄的微笑。

  龙田微微俯身,向我伸出手指。我下意识地往后退去。看到我害怕的举动,龙田眼中的嗜虐光芒更盛了。

  我急忙说:「等、等一……」

  然而还不等我把话说出来,龙田飞快地捏住我的两个乳头,用力地往上拉扯。
  「啊……啊啊——住、住手——痛、痛——啊——」

  乳头像是要被生生扯掉下来般的剧痛,我失声尖叫起来。龙田欣赏着我痛苦扭曲的连,脸上保持着静静的微笑。好几分钟之后,龙田才松开手。她抬起我的下巴,强行将我的脸对上她的视线。在她带着笑意的目光中,我看到了越来越旺盛的嗜虐光芒,还有一丝令人毛骨悚然的色欲。

  「主人回来的时候,应该怎么欢迎呢?」

  她微微歪着脑袋,样子很可爱。

  但我知道,如果在这时候忤逆她,等待着我的将是更加严厉的「惩罚」。
  我满身心都因为备感耻辱而颤抖,但嘴里却不得不按照她之前教过的那样老老实实回答道。

  「欢、欢迎归来,ご主人様……」

  「好乖好乖……被『教育』之后还是可以做到的嘛……了不起了不起……」
  龙田像猫一样轻声笑了起来。她一手抚着我的头,另一手悄悄滑过腹部,伸向了我的胯股之间。修长冰冷的指头像是玩弄一样轻轻握住我的阴茎,有节奏地开始套弄起来。

  在她熟练的技巧下,我的小小阴茎很快就勃起来了。

  「啊?……啊?……啊啊?……」

  不知不觉地,我也随着龙田套弄的节奏呻吟了起来。

  我的身体早就已经被龙田调教成了如同玩具一样的存在,在她的面前,我连一点抵抗能力都没有……

  「呵呵,很舒服地呻吟出来了呢……那么,腰部也动起来啊……」

  「啊?……啊……??」

  龙田仅仅是稍稍增加了一点力度,我的腰就不由自主地随着她的节奏前后摇摆起来了。

  「不、不行了……要、要射了——」

  「好了!到此为止!」

  就在我眼看就要射出来的瞬间,龙田却突然停止了手的动作。

  「别、别停——啊!」

  我下意识地喊出了内心深处的渴求,但随即猛省过来,顿时羞耻得把头深深埋了下去。

  看到我因为屈辱而充满不甘的样子,龙田噗嗤笑出声来。

  「不要着急嘛……」她笑着摸着我的头说,「我先换衣服,再耐心等一下吧……」

  我原本是来镇守府做清扫员打工的。因为很久之前就听说了,镇守府的舰娘们都是难得一见的美少女,因此我对这份打工充满了期待。——实际上,舰娘们也确实都是一些非常可爱非常有元气的美少女。

  特别是轻巡龙田,经常跟我攀谈打招呼,几次之后,我们就慢慢熟络起来。龙田的亲近态度让我觉得她应该是有点喜欢我的,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但是,我当时不知道的是,她喜欢的,是作为被调教奴隶的我……

  某一天,在镇守府的某条走廊上,我被打晕了。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已经全身赤裸、被戴上镣铐囚禁在某个房间里了。后来我才被告知了一些镇守府内的黑幕:为了让舰娘们能够在最佳状态下迎战深海舰娘,经常有外面的青少年被带进来,然后被当做舰娘们的性处理工具和宠物之类的,供她们玩弄、发泄。事实上,国家甚至还成立了专门的秘密机关,负责绑架舰娘们喜欢的清秀正太或者青年。
  从那一天开始,我就一直被囚禁在龙田的个人房间里,身体不断被调教、被玩弄。在一次次的屈辱和快感地狱中,我慢慢地堕落,一点点地开始沦为她的玩物……

  ………………

  龙田鼻子里一边哼着歌,一边一点羞耻的样子都没有地、当着我的面开始脱泳装。

  大胆暴露的黑色竞赛泳装穿在龙田性感的身体上,本来就已经充满色情的诱惑了。现在她开始慢慢褪下泳装的样子,这份诱惑就更加致命了。……竞赛泳装摩擦着肌肤发出的轻微响声,在房间里显得格外淫靡。

  如果是以前的我,看到这副情景肯定会高兴得不得了的吧。毕竟我也是个健康的男性,对成熟女性性感的身体当然会充满渴望。但是……现在的我,看到龙田逐渐变成全裸的美好身体,更多的是感到屈辱……

  龙田的双峰非常雄伟,尺寸和罩杯都大大超越了轻巡的等级,即使与长门、俾斯麦等超级战列舰相比也丝毫不逊色。这样一对足以媲美战列舰的巨乳,在脱泳装的动作中中轻轻摇摆着,两颗因为兴奋而发硬的乳头呈现出樱花一样的美丽颜色。因为日常的训练和战斗,龙田的体型保持得非常完美,充满了一种类似运动员的健康美感。

  然而,在这样一具完美的女性身体的胯股之间,却存在着一件非常异样的东西。

  那是一根非常雄伟的男性巨根。

  茂密的黑色森林中,细长狭小的蜜穴上方,在充满女性魅力的诱惑肉体的正中央,生长着这样一根巨大的肉棒,显得非常突兀,一眼看上去,非常有冲击力。
  而且,那根巨型肉棒在未兴奋的状态下就已经有十几厘米长,将近三根手指粗,与我两腿之间的那根小东西相比,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这对于男性的我来说,真是屈辱的事实。

  「哎呀哎呀,态度那么抗拒,身体倒是蛮老实的嘛……」龙田戏谑地说道,「你看,你那小可爱,勃起了哦?」

  「呃?咦、啊……」正如龙田说的一样,我两腿之间的小小肉棒,在龙田的手离开了之后,本来已经消沉下去,但在目睹了龙田充满冲击力的巨根之后,不知不觉再次勃起了。而且,龟头的铃口处已经渗出了不少透明的先走液。

  「呜呜,不、这不是……」

  我下意识地想要遮住这令人羞耻的事实,但双手被镣铐反扣在身后,我想遮也遮不住。只能任由勃起的小肉棒暴露在龙田的面前。

  然而,令我感到非常不甘心的是,明明是这么羞耻的事情,但是在龙田戏谑的目光中,我的小鸡鸡勃起得越来越高了。

  「哎呀呀,小鸡鸡勃起来又不是什么值得害羞的事情……」

  龙田一副好笑的表情。她将一袭白色的浴巾披在赤裸的身体上,在我面前俯下身子,伸出芊芊玉手轻轻抚摸我的龟头。

  「霍拉霍拉,看到姐姐的大肉棒就兴奋起来的乖孩子,就应该摸头夸奖一下……」

  「呜呜……不要、别……呜……」

  在龙田的抚摸下,快感不断从龟头涌上来。

  「嘻嘻嘻,这样子抚摸着龟头,感觉很舒服吧?」

  龙田纤细的指尖不住地在铃口附近画着圈圈,刺激得龟头最敏感的部位舒服得如同触电一般。

  「呜、呜呜呜……快、停下……呜……」

  「嘻嘻,真的是想要我停下吗?你看,你的小鸡鸡正高兴得要哭出来了呢?」
  「呜呜……不、不对……」

  「没有什么不对的吧?小鸡鸡都硬成这样了,一定舒服得不得了吧?」
  龙田一边用哄小孩子般的语气戏弄着我,一边继续坏心眼地欺负我的龟头。
  「呜呜……」

  虽然满身心都感到屈辱,但正如龙田说的那样,肉棒上被她这样欺负着,感觉非常舒服。很快,积累的快感形成了射精的冲动。

  「啊……」

  就在我呻吟一声,眼看就要射出来的时候,龙田却非常精准地停下了手的动作。

  「好了……到此为止??」

  随着龙田指尖离开铃口,射精的快感一下子减弱了。眼看就要射出铃口的精液,如同退潮的潮水般地又退了下去。

  龙田将手指伸到我面前,呵呵笑道:「霍拉,你看,这是你那小可爱渗出来的先走液哦??很淫荡的味道吧?」

  前列腺分泌物的淡淡腥臭味,虽然不是很浓烈,但我却非常讨厌。因为它让我想起了那些一直不愿意回想起来的事情……那些与龙田之间的,充满了屈辱的性交……

  ……更令我讨厌的是,光是回想起那些屈辱的事情,我的下半身就不觉再次兴奋得颤抖了起来……

  观察到我的可悲反应,龙田发出了愉悦得意的轻笑声。她放开我的身体,大模大样站立在我面前,一双修长的美腿大胆地向两边分开,胯股之间硕大的巨根像凶恶的魔龙一样恶狠狠地对着我。

  龙田像女王大人一样居高临下俯视着地上的我:「来,舔吧!」

  龙田说话的时候一副不容置疑的神态,同时桃红色的细小舌头挑衅般地舔舐着嘴唇,显得嗜虐心十足。

  「呜……」

  我咬了咬嘴唇,用发抖的声音小声说道:「不、不要……」

  「什么??我听不到哦??」

  龙田明显是听清了的,但却故意如此反问。她眯得细长的眼睛中闪烁着野兽面对猎物时特有的那种充满了喜悦的嗜虐的光芒。

  这家伙,肯定从一开始就已经预见到了吧,我这点毫无意义的抵抗。

  ……而且,对于她来说,欺负这样的我一定更加有乐趣吧?

  可是,就算明白她的意图,我也仍然反抗了。我体内的那点可怜的男性自尊,实在不允许我那么轻易就屈服在她的淫威下。

  「不、不要……你、你的那东西,我、我才不要舔呢!」

  我咬紧牙关,鼓起勇气,强迫自己说出了这样的狠话。

  然而,就连我自己都马上发现了,即使是这样子的「狠话」,我的声音也都在颤抖个不停。

  「哦呵呵??这样子啊?不听话的坏孩子啊……?」

  龙田没有生气,反倒是显得更加高兴了。

  她一边轻笑着,一边从旁边柜子的抽屉里拿出一杆长长的物件。

  那是一根骑马用的鞭子,通体漆黑,鞭柄上装饰着骷髅和心形的饰品。
  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很容易就能想象得到——我咽了一口唾液,身体不禁微微颤抖起来。

  龙田笑吟吟走到我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我,漆黑的皮鞭轻轻拍打在手掌上「……姑且再听一次你的回答吧。舔、我、的、那、里!」

  我咬咬牙。

  「不、不要……」

  「哦呵呵?这样子啊……」

  龙田轻笑几声,突然神色一凛,猛地伸手抓住我颈部的项圈,粗暴地把我放倒在地上。

  双手被反扣在背后的我无法反抗,只能任由她摆布。

  龙田抓住我的腰,强行把我的身体摆成了屁股向上翘起的屈辱姿势。

  「老老实实地保持着这样的姿势不要动哦……??要是敢挣扎或者逃跑,之后将是更加残酷的『矫?正?惩?罚』哦——嘿!」

  啪!

  龙田的皮鞭突然抽打在我赤裸的屁股上,发出了响亮的肉声。

  「啊——」

  我失声喊了出来。

  啪!

  啪!啪!啪!啪!啪!

  皮鞭抽打的声音不断在房间里回响,我的屁股很快便变得一片通红。

  龙田的鞭子外表看上去跟骑马鞭没有两样,但实际上做过特殊调整,打在人身上声音格外响亮,也会让人感到疼痛,但却不会对身体造成太大的实质性伤害,是十分适合用来进行sm调教的情趣用鞭。

  啪!

  即使看不见皮鞭飞舞的情形,但鞭子抽打在屁股上发出的尖锐响声,却让受虐者的我全身心都深切感受到了,那种被当成家畜一样对待着的巨大屈辱感。
  而且,龙田还非常坏心眼地放缓了鞭打的节奏,让我在相邻两次鞭打的间隙里,充满感受着鞭打带来的疼痛以及屈辱。

  然而,无论是这份疼痛还是这份屈辱,我都不得不咬牙忍耐着。如果在这里忍不住逃跑或者反抗的话,等待着我的就不是这种程度的爱玩式调教了。刚刚被绑架到这里的时候,我曾多次试图逃跑和反抗,那个时候受到的那些可怕的虐待,我现在回想起来还不寒而栗。

  啪!

  「呜……」

  啪!

  「呜……」

  啪!啪!啪!

  「呜呜……」

  「哦呵呵?真是可爱啊,这个拼命忍耐着疼痛,却忍不住呻吟出来的样子……真是让人越来越想欺负了呢??呵呵呵……」

  啪!

  屈辱的鞭打还在继续着。

  龙田一边挥舞鞭子一边轻笑着问道:「怎么样?想要认错道歉了吗?」
  啪!

  「呜呜……」

  「『身为卑贱的奴隶,忤逆了主人实在罪该万死』——就这样说吧?……哦哦,还要加上『求主人大发慈悲饶了我』哦?」

  「呜……」

  「呵呵,还是快点说吧,不然的话我会一直鞭打下去,直到你说出来为止的哦?」

  屁股上的疼痛不断积累,我渐渐支撑不住了。虽然明知道屈服之后肯定还有别的屈辱的事情在等着,但我没有办法,至少……至少可以从眼前的屈辱鞭打中暂时解脱出来……

  「……身……身为卑……卑贱的奴隶,忤逆了主、主人……」

  龙田愉快的笑意更浓了,就连眼睛都笑得眯起来了。

  啪!

  她又是一鞭抽在我赤裸的屁股上。

  「听不到呢?道歉的话语,不好好大声说出来可不行哦?」

  啪!

  又一次屁股上传来的剧痛,让我再也忍耐不住,自暴自弃地大声喊道:「身位卑贱的奴隶,忤逆了主人实在是罪该万死,求主人大发慈悲饶了我吧!」
  带着哭腔的喊声,我屈辱得泪水差点都要出来了。

  龙田满意地笑了,她啪地最后一鞭轻轻拍打在我的屁股上,然后伸手抚摸着我的头,语气非常温柔地说道:「好乖好乖?你看,想做的话,这不是很容易就能做到的嘛……真是的,早点这么坦率不就好了吗???」

  然后,她绕到我前方,再次张腿跨立在我面前。

  「那么,作为赔罪,来好好侍奉吧?」

  我抬起头,看到的是龙田胯下那模样凶恶的巨型肉棒,再往上,则是她俯视我的含笑目光。

  我知道,已经屈服过一次之后,如果再忤逆她,接下来可就是真正的、残酷无比的「惩罚」了。

  我没有办法,只好支起身,屈膝跪在她的胯下,正面朝向她的那根巨型肉棒。
  由于刚才的鞭打,龙田巨型肉棒兴奋得越发贲张起来,已经从原先的十来厘米长、将近三根指头粗,变成现在的将近三十厘米长、小臂般粗细了。雄伟的肉棒,从龙田的胯下挺立起来,甚至到了她高耸的双峰之间。硕大的肉棒上,布满了条条暴起的青筋,显得非常狰狞。面对这样凶狠绝伦的大肉棒,我那点可怜的男性自尊再次受到了无情的打击。

  「呐,快点开始吧?」

  龙田催促着,挺着大肉棒向我的脸逼过来。

  渗出了不少透明先走液的龟头几乎戳到了我的鼻尖上,大肉棒贲张时发出的滚滚热气夹带着腥臭味迎面扑来,熏得我几乎睁不开眼。

  ……不管看过多少次但还是不禁会感到,龙田这家伙的肉棒……太厉害了……

  我拼命忍耐着恶心感,张开嘴巴,小心地将龙田的大肉棒含进嘴里。

  龙田的肉棒足有成年男性的小臂般粗大,我的嘴巴张开到了最大极限,才勉强让这根巨物进入我的嘴里。

  浓烈的苦涩和酸臭味道立刻在嘴里散布开来,我一阵想要干呕的冲动,但嘴里已经被巨物塞满了,我就连干呕都呕不出来。

  呜……虽然到这里之后已经被强迫口交过很多次了,但这种事情,无论多少次还是那么恶心、那么难受……

  双手被反扣在背后,又是跪在龙田的胯下,姿势别提多么别扭了。我不得不使尽浑身解数,才勉强做到了在维持身体平衡的同时,缓慢地开始用嘴套弄龙田的巨物。

  滚烫的巨物在我嘴里一进一出,刺激着我不断分泌唾液,但巨物塞满了嘴巴,我又无法将唾液咽下去,大量液体积累在口腔内,随着巨物的抽插,房间里响起了淫靡的水声。

  「呵呵,真是好孩子呢?口交的技巧,已经变得这么熟练了呢??」

  龙田愉悦地笑着说道。

  我没有反驳她的余裕。庞然巨物在我口中不断进出,而且似乎越发贲张勃发了起来,我感到下巴几乎就要被撑得脱臼了。同时,腥臭苦涩的先走液在口腔内溢出来,让我不断感到干呕恶心。

  呜……好痛苦……快点结束吧……

  龙田一边享受着口交的快感,一边还在肆意戏弄我。

  「哦哈哈,好可爱啊??嘴里塞着大肉棒,腮帮被撑得鼓鼓的样子,真是太可爱啊?让人禁不住想要更加更加地怜爱呢……」

  龙田说着,突然双手抓住我的头部。

  ……接下来的展开,类似的我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了……

  「不行,我忍不住了?」

  龙田一边粗声娇喘着,一边按着我的头部开始挺动腰部。

  ……蛮横的口暴开始了。

  龙田丝毫都没有顾及我的苦闷,粗暴地在我的嘴里抽插着。我跪在她的胯下,双手被反剪,头部也被她牢牢固定住,一点反抗的办法都没有,只能拼了命地张大嘴巴,凄惨地忍受着她的巨物在我嘴巴里强暴般的抽插。

  小臂般粗壮的巨物一次次冲击着我喉咙的深处,把我的下颌撑得几近脱臼。更可怕的是,我的嘴巴几乎快要被撑爆了,最深处已经被插进食道里了,但对龙田的庞然巨物来说,才仅仅进入了不到三分之一!想象着要是整根三十多厘米的巨物全部都插进来的样子,我不禁感到恐惧不已。

  「哦呵呵呵,好棒啊?你的嘴穴……好紧啊……真是太棒了……」。

  「呜呜……」

  龙田渐渐娇喘起来,但腰部动作的粗暴程度没有丝毫减弱。巨大肉棒在我的口中强横地抽插着,一次又一次冲击着我喉咙的最深处,让我几乎喘不上气来,渐渐地,就连脑袋也开始变得一片空白。

  「啊哈哈,已经翻白眼了吗?好像很辛苦的样子呢??真是太可爱了,这样的阿嘿脸,真是让人越来越想欺负了呢??」

  欣赏着我痛苦扭曲到翻白眼的表情,龙田变得更加兴奋,抽插的动作进一步狂暴起来。

  而我,被肉棒抽插得脑袋都晕晕乎乎了,连抵抗的意识都没有了。

  「那么,要先射一发咯?给我好好吞下去哦??」

  咕噜咕噜咕噜噜……

  「呜、呜、呜呜呜——」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