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天际雪】(01)作者:qi炫
【天际雪】(01)作者:qi炫
 字数:33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天边残月微勾,地上树影婆娑,星光点点,烛光微摇。

   点点露珠,湿了石阶。远方茶香,随风而来。撞在窗前,却扣不开他的窗沿。 夜凉如水,峥嵘不显。漠上琴音,声声凄凉。飘到城门。城门却岿然不动。
   无声间,男子将手中的书又翻了一页。此夜无风无雨。男子面上笑颜依旧。 只是远方的老友,此刻已经到了敦煌。

   沙漠上的古城,在漫天的黄沙中,苍凉的如同亘古的画卷。只是色调凄婉, 男子一身黑衣,就是那样安静的站在窗边。俯瞰着敦煌的夜。冷风顺着打开的窗 口灌了进来,带起男人的长发。漆黑如墨,在房间微暗的灯火中飘动。男子一对 如利剑般的眉,冷冽的眼神。不带丝毫波澜的看着这座城池。

   他是一个自由的人,他叫高完,字季罢。没有人知道他的旅程到底何时结束, 只是对于敦煌来说,他依旧是个过客。匆匆的来,匆匆的走,或许在他面前,那 条路远在天边。他不会过多的在敦煌停留,只是出了敦煌,便是西域了。

   敦煌中,一切都是照旧,或许每天都没有新意,亦或者每天充满新意,只是 看她的人不同而已。大漠的风光透着粗犷,与柔柔的江南茶香不同。沙漠的苍凉, 早就沁在她的骨子里了。她就是一个美丽的透着异域风情的女子。

   她有一双蓝色的眼睛,高挺的鼻子,雪白的肌肤,一切的一切,与中原女子 迥然不同,一举一动,舞着西域的风光。一缕缕黄沙在她手指间流转,沧桑,一 个个人儿在她身边诞生,死亡。来来往往的行人为她驻足,接受她的帮助,然后 离去。

   她拥有整个敦煌的气质,也拥有整个敦煌的一切。每天都变一个样。她的手 指修长,一点点的在身上游走,褪去满身浮华奢侈的装扮。手指捏住自己高耸的 酥胸,在自己粉红色的乳尖上打转。口中发出声声的娇喘。在整片大漠中回荡。
   大漠的空旷给了她极大的勇气,她开始坐在沙子上。将手伸进胯下。雪白的 手指轻轻撩动着自己股间早已湿润的深谷。一根根的玉指插入,又缓缓的抽出。 卸下了浮华的她,雪白的肌肤在金黄色的沙地中显眼非常,沙漠是坦诚的。她也 是坦诚的。她就端坐在沙漠的边缘。她叫敦煌。

   事实上,无数人成群结队的在敦煌中出……可不止有高完一个。只是,他就 是这样,一个人,轻轻的插入了敦煌大开的玉门。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出去,敦煌 就把腿合上了。

   好了,上文纯属YY。接下来是这样的。

   敦煌城中的酒肆,依旧亮着灯。吵闹的声音响起。但是城中的人都习以为常, 少了酒肆,舞坊,那就不是敦煌。如今的敦煌,半边是泥土和酒,另外半边是风 沙和舞。少了那一半,就不是敦煌。而这,亦是敦煌的美。

   敦煌的夜,既有大漠的苍茫,又有中原的清婉。两个方向的交界。两个方向 的风情。

   高完知道,来到敦煌,不去酒肆和舞坊,那就是白来一趟。只是,今天的他 刚刚来到,旅途的劳累,他不该如此匆匆的去。然后更加匆忙的回来。风声入耳, 房间中的一切都好似不真实。高完轻轻笑了笑,转身离开窗台。

   冷风吹灭了房间的烛火,黑暗中,高完和衣而睡。

   白天的敦煌,再次吵闹起来,街上的商贩多了,彼此间各自交易着东西,或 低声交谈,或高声吆喝。城中穿着铁甲的军士巡弋着,不至于让太多人,堵住了 街道。

   敦煌再次迎来夜色,黑衣公子轻轻的走进舞坊。舞坊中,灯火通明,各色的 绸带挂在一根根立柱上,人走过的微风,会轻轻带起它的飘动。大厅中,是垒砌 的高台。也只有一个高台,客人们都坐在二楼,台子也之比二楼低了一尺,来自 西域的舞者,来自东方的舞姬,都会依次在台上表演,歌舞齐奏。

   台上的是一个舞女,肌肤如雪,满头金色的长发散在肩头,美丽如斯,纤细 的腰肢裸露,上身白色的裹胸,手臂,肩头,脖颈,挂满了金色的饰品,与满头 的金发交辉,下身是白色的长裙,只是微微的露出脚踝,脚踝上同样挂着一对金 色的铃铛。随着她的步伐,摇曳着,奏出清脆的铃音。

   高完对于西域的舞蹈极有兴趣,看着女子自己在台上的独舞,也是感觉惊艳, 她的舞步,她的妖娆,见惯了东方的委婉,再看她的风华,热情似火。在台上盛 放。

   满堂宾客,都是安静的坐着,时不时的饮一口茶,竟无一人喧哗,只因女子 双足的铃声并不大,热情的舞蹈,只有脚边的金铃伴奏。在场的人们,都不愿打 断这音乐。

   铃声渐渐急了起来,女子双足舞动,矫健的身影,飘逸的金发,在台上旋转, 好似沙漠中的沙暴,身上的金色饰物,雪白的长裙,转起来只像是一朵白色和金 色交织的沙风,铃铛的响动,急促而有韵律,女子的双足轻挪之间,已经飘到台 下。

   高完静悄悄的离开了二楼,轻功运起,黑色的身影好似融入敦煌无边的夜色。 黑袍被风吹得鼓起,他的身影陡然顿住。面前的女子长鞭如蛇影,带着无边的劲 力抽了过来。

   高完刚想出剑,却想到自己根本没有带剑出来。毕竟来舞坊还带着把剑,总 是煞风景的。高完只得躲避,女子的长鞭撕开狂风,带着刺耳的爆鸣,他躲闪之 间,黑衣如风,长发飘动,道不尽的潇洒随意。

   长鞭刚要砸到房上的梁瓦,女子收手了。长鞭回收,鞭稍轻点,借着力将自 己弹了出去。一双玉足轻巧的落在远处的房檐上,身影飘逝如烟。高完也不示弱, 足尖轻点,身形如箭。一白一黑,两人的身影无声无息的出了城。

   两人一前一后进入沙漠,大漠皎白的月完全是为了彰显夜的冷冽,沙漠中的 黄沙失去了阳光的炽热,变得冰冷。但是寒冷中,又在月光下生辉。

   高完毕竟初来乍到,不适应沙地的松软,轻功顿时收到遏制,眼见女子身形 越发遥远,高完不禁高声叫到。

   「姑娘,在下高完,字季罢,在下对姑娘完全没有恶意。只是想姑娘再舞一 曲。」

   清朗的声音在大漠中传的极远。金发女子听见之后,身形停了下来。女子的 声音微微的沙哑。就像沙漠中的流沙流动的声音一般。

   「你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黑季罢高完?」

   高完见女子停下,脸上笑容渐起。朗声道。

   「没错,在下高完,姑娘听说过我?敢问姑娘芳名?」

   「我叫银地。乱但,你可以称我乱但。」乱但顿了一下,接着说道。

   「银地也行……」

   ……很抱歉各位,实在水不下去了,名字太羞耻了。就这样吧。继续非礼敦 煌菇凉!!!

   沙漠边缘,女子静静的坐着,双臂环抱,半掩玉乳,双腿交叠,地上的沙粒 刺激着她的阴道,沙漠的沙子,白天晒得酷热,到了夜晚,却又变得寒冷,对于 女子而言,风声响着,沙粒席卷而起,敲击在她的玉门,娇嫩的身体哪里承受的 住?当下发出声嘶力竭的哀嚎。大漠用自己的残酷拷打着她,看着她的身子伤痕 累累,刚要继续下去,却发现,她依然站在那里,在她的身后,无数人填补着她 的伤口……

  算了,不写这个了,换题材,完全不知道该怎么玩了。开始写写天际的东西。 「天际的人民渴望的是自由,我们为了自由而奋斗,我们也不可能屈服于帝国的。」 王座上的男人一身黑色的盔甲,坐在那里好似一尊巍峨的高山。「帝国就像是腐 烂了三个月的鱼肉罐头一样。」

   此刻,那个人口中的帝国,仍然在一片欢腾中过着与天际截然不同的生活, 帝国的腐败,是因为它的富饶和繁荣,没有天际的寒冷,也没有天际的大雪。有 的,只是一座座夜夜欢腾的城楼。这些城市中,尤其以王城为最,王城是帝国的 中心,也是最繁荣的城市,那里住着整个帝国的王。周围是大片大片的田地,平 整的大路,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又与天际的寒冷呈现出了完美的对比。对于帝 王而言,天际就像是一块石头,寒冷,并且没有多少价值。放着也就放着。我们 的故事要从帝国王城里最出名的一条街说起。

   「蓝草街」是帝国最有名气的街道,因为那一条街全是妓院。每到傍晚,总 是有很多人前来,来到这里消费一天赚的钱。而「印林」是街上最有名气的一个 地方。无论男女,都在太阳落山之前早早的排好队,当然,有钱的话就不用遵守 这个规则了。交上十枚金币就可以进去了。里面各种各样的花样都有,并且每晚 上都会有表演节目。每次节目花样百出,而且还分男女两区,在两区中又有「男 女」「男男」等等的细分,之后又有主奴,虐待,乱伦……只要你肯交钱,便可 以看到各种各样的节目,并且,有的时候印林的美女主人影眉也会去主持节目。 而她所主持的节目要么是主角极为漂亮,要么是表演非常劲爆。

   「没想到,今天影眉居然会在这里主持啊。」台下一群女人惊愕的看着台上 那个光彩照人的美人,她一头妖冶的红发,丰乳肥臀,一双修长圆润的美腿,黑 色的高跟靴,全身上下只穿着胸罩和丁字裤,黑色的布料与雪白的肌肤呈明显的 对比,与帝国人小麦色的肌肤不同。她体内有一半天际的血统,天际人的皮肤因 为寒冷的原因总会微微发红。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