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妈妈的种族要绝种了】(01)【作者:神杀之光】
【妈妈的种族要绝种了】(01)【作者:神杀之光】
字数:34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01食材的觉悟(绝望)

  在充满火光、烟雾的大楼里有阵阴影闪过,随后出现的是几头面目狰狞的怪物,牠们的出现伴随着人类的尖叫与恐慌,随后无数的残肢、血珠飞溅於空中。
  片刻声音停了下来,除了我以外的所有人都死了。

  我趴在石砾碓中尽力的压低自己生命反应,放缓呼吸闭上双眼,心里默想:『小吸气长吐气』,我前刻快跳出来的心跳也随着放缓,接着想像自己睡着,但这时突然有东西抱着我的腿,我的心口随之凉到了极点,很乾脆地晕了过去。
  在废墟中有一个小女孩蜷缩在倒塌房屋的角落,我走过去跟她挥挥手,她没有反应,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在梦中,只有在梦中才能解释我没有其他听觉触觉,在我的梦中很多都是以视觉进行,我现实听到的会影响我的梦境,除非我听到东西,不然那女孩永远不会跟我说话,但是我听到现实有人说话,梦境就会『合理的』变化,例如我现在突然听到她说:『快醒来,这里不安全』,我没有感觉不对劲,但有个名为奇怪的感觉想敲醒我,这时我才看到她的脸,她的嘴唇在动,似乎就是她在跟我说话,可我看不清她的面容,但是感觉告诉我她很漂亮。
  我想回应她的同时我逐渐进入现实,我很本能脱口出我从不认识的语言,但感觉告诉我我说的是:『你是谁』,回应我的是一段艰涩难懂的语言,但是感觉告诉我她说的是:『我是你妈。』

  我这时才逐渐意识到我现在有听觉,眼前有影像晃动,天啊我在现实,眼前那美的不可言语的面容贴在我的眼前,口里说的是陌生又熟悉的语言,她那黄色的瞳孔象星辰一样明亮深邃,白净的脸蛋仿若吹弹可破,光泽饱满的绿色秀发从她的侧脸垂落在我的胸膛,我的注意力又回到了她的眼睛,天啊里面倒映的果然是我帅气稚嫩的脸庞,不得不说我是肤浅的人,自从看到眼睛里的我,我的目光就被完全吸引了,虽然有些被灰尘遮盖,但我那直指本质的眼睛是绝对不会出错的。

  不过此时对面的女性似乎不这么想:「这个怂到不行的是我小孩吧?记得他有狂战之心的天赋啊!对了!他的手指上肯定会有符语,先让它触发. 」
  她似乎焦急的想确认什么的,抓住我的拇指就往我嘴塞,虽然我没搞懂她在干嘛,但我还是习惯性的吸了拇指,享受那股清甜的奶香。

  她露出确认答案而欣喜的表情。太好了乳头有感觉,不过就这样带他回去很容易被欺负,不行带他回魔法界,先带他去爸爸那边历练一下。

  良久突如其来战机轰鸣声惊醒了我们,她才惊慌掏出胸前的项链拧动上面的宝石,暗紫色的魔法阵霎时出现在脚下,邪恶诡谲的气息佈满周围,一只佈满空洞和符文的大手将我握住,顿时觉得脚下一空,我就被拖了进去。

  在黑暗中的我失去一切感觉,我开始寻一切的起点.

  天阿!我都还没来得及用科学解释这一切,这到底发生了什么,记得昨天我还满怀期待的骇学长电脑,但里面等着我的居然是1Tb!1Tb!的肌肉男在玩背背山,我那时也没能理解这不科学的事,只好再去骇学姐的电脑,里面是几百Gb的背背山,霎时我觉得真理之神还是存在的。

  但是今天早上是怎么回事,出门就能看见的巨大空间裂缝?随处可见的怪物和军队?四处逃窜的人们?手机的警报通知?可怕的大手?我是被当祭品献祭吗?
  一定是我起来的姿势不对,在回去睡一下。

  时间似乎过了很久,但黑暗并没有消退,再次醒来时依然在黑色的海洋飘荡着。

  就在我无聊的回忆起小学男同学,和他的坐姿体前弯为甚么那么厉害时,又想到了他整天说什么AV女优,我想我已经猜到答案了,不行!我一定要分享我这惊人的结论。等出了这里我一定要跟我的青梅竹马讲,叫她远离这个奇怪的人,虽然他跟我们关系很要好,还跟我们同班好几次,但他这种食人行径是不允许的,万一他那天疯掉会把我们都吃了……

  「啊!怎么突然亮了起来,我的眼睛要坏掉了。」我遮住双眼拼命抵挡那亮白的光线,不过我的抵抗依然是徒劳的,依然穿过我的手掌和眼皮,佔领了我的视界。

  「哈哈,很不适应吧。」一个粗旷的声音突兀的出现.

  那奇怪的吼叫声是什么,会不会趁我看不见吧我吃了,我表现的很慌张,缩成了一团. 希望它没看到我跟我一样是瞎的。

  「爸爸你吓到他了。」可爱而拗口的声音和柔软的身体贴上了我,挡在了吼叫声的方向。

  「他不是你儿子吗?我记得他的天赋是狂战之心啊,那个疯起来很噁心的天赋欸. 」奇怪的吼声又响起,似乎没有第一声那么可怕了。

  「我不管他是什么天赋,你吓到他了!」可爱的声音带着认真的语气,说完就拖着地上的我走。

  我要被吃了吗?为什么拖着我走,她的力气好大,我不可能逃脱的,越想我越觉得绝望,很快我放弃了挣扎无声的哭泣着,只求图个痛快。

  「终於到房间了,那臭爸爸还是那么不在意我讲的我话,讨厌死了。咦?小知怎么在哭,没关系的这里很安全。」听着可爱的声音抚摸着我的背,可在我眼里是恶魔的低语,想要挑选个好下嘴的地方。

  我很没安全感的咬着拇指,脑袋一片空白。

  小知肯定吓坏了,血渊界那群浑蛋居然去斥魔界乱来,他们是在寻找什么吗?算了,反正跟我们没太大关系. 小知,你是妈妈的唯一,就算你什么都不会也没关……呜呜……好睏,斥魔界使用魔力消耗太夸张了。

  「你身上髒兮兮的,来我们去洗澡澡、吃饭饭、睡觉觉. 」我又被拖着走,她到底说什么,是在思考烹调方式吗,是在选红烧、清蒸、烧烤,哪种好吃吗?
  她把我放进水池里,居然是水煮!!这种浪费食材的煮法,我连最后的意义都被剥夺了吗?

  等等这水在流动,只有一种可能,她在清洗食材!!太好了我可以含笑九泉了。

  她拿像沐浴球的刷子轻刷我的身躯,我不禁讚歎!真有眼光,我们哺乳类的皮最好吃了,我自己来洗,一定要把我做成究极餐点. 我抢过刷子,用力洗刷那些体味较重的部位,翻开没有脱离的包皮,用手指搓一搓,啊!好敏感,快点洗洗翻回去。

  「小知,你好点了?」我依然听不懂、看不见,所性就翻成:「不错嘛,有食材的自觉. 」

  都已经洗好了,让我看你是怎么料理的吧!

  太好了,小知恢复过来了,明天带他认识下家里,等我洗玩带他去吃饭,小猫煮的魔鬼眼睛和仰望星空派,不知道小知会不会喜欢.

  咦?怎么不处理我,把我拉出水池擦乾,所以下个料理步骤呢?为什么还有洗刷声?可能还有其他食材在清洗吧,这什么恶魔、魔鬼的真懂卫生。

  「小知我们吃饭饭。」终於轮到我了吗?我的等待终於等到了回报,终於要成为究极料理了。

  「到了!小猫也刚好煮好了,你应该看不见吧,妈妈喂你吃。」这次的工艺繁琐,我猜她在确认步骤.

  咦。我嘴里塞进了汤匙和什么球状物,当我咬下时,腥臭的汁液扩散整个口腔,味蕾都感觉烂掉,好噁心!我马上吐了出来。

  这是在戏弄我身为食材的尊严吗,想把我做成美味却给我吃这种噁心的东西,又或者是在告诉我,要把我做成这种噁心的东西。我宁愿相信前者啊!别剥夺了我仅存的价值,尊严什么的不重要,我吃就是了。

  「小知!」他怎么反应那么夸张,煮坏了?没有啊火喉正好,爸爸煮的才叫难吃,换仰望星空派试试,说不定他会喜欢. 她果然再嘲笑我,连笑声都要上扬,真是邪恶的生物。

  这次进入嘴里的是浓郁的鱼肉和酥脆的派皮,真好吃!这次是什么?胡萝蔔加大棒?是把我当驴?真是贴切的说出我的处境,果然还是把我当食材,我会多吃点的,食材体内就是要塞满好吃的,才能锁住食材的食材的鲜美。

  太好了,小知果然喜欢,不然奶水要不够了。

  「多吃点,这里还很多,吃饱我们睡觉. 小猫帮我喂小知,我也饿死了。」
  「好的小姐。」这傢伙真可怜,这么大了都不会自己吃饭,还外加眼残,以后不能嫁给这种,说不定小孩又会多加几种毛病。

  「小知,我们刷牙睡觉,这牙刷牙膏哪边都一样,你就自己刷吧。」她把两样东西放在我手上,把我的手移到嘴前,又说了一段话,这句要怎么翻译呢,她的行为已经说这是牙刷,还要我刷牙,咦?这画风不对,我的判断哪里出错了呢?我边刷边想这起点在哪。

  我得出了惊人的结论,这都是阴谋!她想让我以为自己不会被吃时,再来看我希望破灭的样子,品嚐我的绝望!真是高尚的情操,能成为她的食材真荣幸,这是尔等的至高追求啊!!

  我漱口后再含了一口水刷牙,因为牙膏会让我拉肚子,不能让食材的食材变味,这才是食材的典范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